排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工程逾期三年中铁建工海外工程纠纷案上诉皮革机械

发布时间:2020-10-18 20:25:34 阅读: 来源:排线厂家

随着“一带一路”战略建设的深入,越来越多的国内企业正参与到海外工程市场之中。商机无限的背后,也暗藏法律风险。

2月 19日,中铁建工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铁建工)诉浙江东南网架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东南网架)建筑工程设计合同纠纷案在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案件涉及国企中铁建工一起延宕多年的海外工程大单。

位于阿尔及利亚的BARAKI体育场从2009年就已启动,项目建成后将是阿尔及利亚及北非最大的综合体育场之一,将作为2017年非洲杯足球赛的主场馆,但这座体育场至今没有完工。

中铁建工的分公司中铁建工集团有限公司国际工程公司(下称国际工程公司)是BARAKI体育场的总承建商,资料显示,仅截至2013年6月,国际工程公司已拥有境外在施项目17个,累计合同额2.57亿美元。

中铁建工称:逾期多年造成巨额损失

外形酷似草帽的BARAKI体育场的设计极具现代感。这座由法国设计公司设计的体育场最大特点是其大跨度的钢结构,资料显示,体育场的钢结构主桁架最大跨度为200m,通过角部巨型铰支座坐落在四个矩形混凝土塔柱上。也正因此,其对钢结构设计质量要求甚高。

2009年3月5日,国际工程公司与东南网架签订《合作意向书》,约定由东南网架完成该工程钢结构的设计工作,涉及体育场多个部位和系统。

东南网架应尽的义务包括,按意向书中明确的设计提交时间完成设计方案,并通过国际工程公司、法方建筑设计公司、监理、当地CTC等有关部门的审核通过和认可。

意向书设定了3个时间节点:2009年4月15日提交钢结构最终施工图,2009年5月1日前施工图和安装方案通过甲方及甲方指定的设计院审核,2009年6月前通过业主、法方设计院审核通过。

“但事实证明,中铁建工找错了合作对象”,中铁建工的代理律师、北京道信律师事务所律师万欣说。东南网架并没能在约定的时间拿出设计方案,并且一拖再拖,竟延后了三年多时间都没完成。

国际工程公司在2010年5月7日给东南网架的一份公函中提出,“贵公司对该工程屋面钢罩棚的设计一直采取消极态度,主要设计人员不能全力地投入到设计工作中,目前已经严重制约了整个工程的施工进度和设计进度”。

东南网架也并非故意拖延工期。收到国际工程公司函件的第3天,东南网架就回函对方,记者获得的这份传真函件显示,东南网架“就该项目前期执行过程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深入地探讨和反思”,并向对方“表示歉意”。

这封函件中还称,东南网架“将该项目定位为我司一号工程,由董事长亲自来抓”,表示接下来将首先完成三个方案的设计工作,力争6月1日前将法方要求的内容全部完成。

但事实上,东南网架再次未能兑现承诺。万欣介绍,直到2010年11月5日,东南网架才提交了第一份可供审核的设计图。至于意向书中约定的附属用房屋面钢结构等3部分设计图,则自始至终没有提交。

据材料显示,在合同约定期限的1年半后拿出的这一部分设计图,也没能通过甲方委托的设计单位、业主、法方设计院的审核。

“东南网架在这个项目中出现的最大问题在于,他们没有表现出具备按照阿尔及利亚建筑规范完成设计任务的能力,也没有按照业主要求进行设计”,万欣说。

记者得到的一份国际工程公司委托中铁工程设计院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进行的审查回函显示,上述设计院指出了东南网架施工图纸中需要修改的6个方面的问题,包括图纸深度、焊缝质量等级、焊缝检测检验、防腐保护等。

在这份回函中指出,东南网架的施工图纸采用了中国标准的Q345C级普通建筑结构用钢,这种钢材并非原合同要求的法国标准的S355钢材,前者在屈服强度、可焊性能、冲击韧性、冷弯性能等指标上远差于后者。

法国监理方的意见则更为直接,记者得到的一份翻译稿中写到,其认为“我们发现之前所定的目标都没有达到”,并提出,“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无法批复和钢结构有关的任何工程”。

无奈之下,2012年12月,国际工程公司只好再花费430万元,找了另一家设计公司重新做了设计。

按照国际工程公司与东南网架签订的意向书,“由于乙方原因,未按进度计划中规定节点计划完成设计内容并通过甲方、甲方指定设计院、业主、监理、CTC等单位审批的,每逾期提交一天,应承担报价单(1)中价款总额千分之一的逾期违约金”。而报价单(1)中载明的价款总额为1.56亿元。

因而中铁国际工程公司为此遭受巨大损失。

反复催促变成达成一致?

2014年2月,中铁建工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了东南网架,提出因对方违约的索赔,中铁建工的代理律师万欣介绍,“考虑到对方的支付能力,我们仅要求对方承担目前已经发生的实际损失5000万元”。

但东南网架首先认为,双方2009年3月签订的合作意向书在随后事实上已经终止履行,其次又提出,体育场设计图延期交付和延期通过审核并非自己造成的。

尽管东南网架迟迟未能交付设计方案,但国际工程公司在开始仍然希望维持双方的合作,于是在2009年10月,与东南网架签订了《钢结构销售合同》,这份合同价值1178多万美元,他们还支付了1610多万元的预付款。

然而在法庭上,东南网架方面却认为,双方在2009年3月5日签订的合作意向书已经终止履行,所以中铁建工的起诉没有依据。

东南网架方面的解释正是双方于2009年10月签订的《钢结构销售合同》,其认为双方签订了这份“正式合同”后,之前的合作意向书就终止了。

从2009年6月一直到2012年4月,东南网架延迟交付设计图是不争事实,争议在于,延期的原因是什么?是中铁建工主张的东南网架自身设计能力缺陷,还是东南网架主张的因为业主或监理方提出了修改要求?

原告中铁建工指出,东南网架两次提交的设计成果分别未能通过原告设计院,以及甲方、监理的审核,是因为其设计成果没有达到合同中约定的技术标准。

被告认为,双方在风洞试验数据上意见存在不同。

然而,双方在是谁的原因造成逾期上的争论,却在一审判决中“达成了一致”。一审判决书写到,法院认为,在意向书的履行过程中,“原告国际工程公司与被告一致变更了意向书关于最终完成案涉工程设计的期限之约定”。

原告中铁建工对一审判决不服,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中铁建工认为,所有证据都没有证明双方一致变更了意向书关于最终完成设计的期限,中铁建工方面只是在对方未按约定完成任务的情况下,反复催促东南网架履约。

原告称东南网架出现虚假陈述

该案二审于2月19日在浙江高院进行庭审,记者参加了旁听。

在庭审调查环节中,上诉方中铁建工代理律师指出,中铁建工发给东南网架的关于东南网架提交的设计成果未通过中铁建工指定的设计院审核、以及未通过甲方和监理方审核的传真、邮件,东南网架都已经收到,这些关键证据在一审判决书里没有采纳。

法庭上,东南网架认为延迟交付设计合同系因为双方设计标准和理念不同,所以一直在反复探索。

上诉方代理律师认为,设计合同属于承揽合同,东南网架的义务就是按照业主方要求完成的设计方案,不存在设计理念之争。如果有理念争议,本身就构成违约。

同时,东南网架否认收到总包合同技术条款。

上诉方代理律师指出,《合作意向书》中的总承包技术条款提供过给东南网架,在2011年2月14日东南网架回复上诉人邮件内容中也可以明确推断出东南网架对设计标准是明知的,否则在三年半时间里,东南网架拿什么设计?并且在现有证据中也没有东南网架表示没有技术条款的主张。并且指出东南网架向法庭做虚假陈述,并提请法院依法处理。

东南网架还辩称,在长达三年半的设计时间里,中铁建工从未提出设计期限违约的问题,并也支付了钢结构设计的预付款。

上诉方律师回应,早在2010年5月7日传真中,中铁建工就明确指出东南网架在设计工作上的不配合,并指出如果仍采取消极态度,一切后果由其承担。2009年7月15日的传真显示:鉴于目前已经出现设计进度滞后的问题,要求对方严格按照约定保证设计进度。证明2009年、2010年都已指出这个问题,但是当时双方还在合作,不愿意表达的过于直白。

法官也对如此之大工作量的设计工作仅约定几个月的设计时间感到奇怪,就此询问东南网架,东南网架承认并无设计量标准工时的规定,并且承认当时约定的时间比较随意。

而上诉方律师则表示,东南网架是钢结构的专业公司,对设计所需时间有更为专业的判断,其承诺的设计时间较短,中铁当然乐见其成。

海外纠纷考验地方司法

东南网架位于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这里聚集了37家具有钢结构资质的企业,全区钢结构产值占浙江省钢结构产值的40%以上。

但在经济形势下行期间,萧山区的钢构企业正面临生死存亡的考验。2012年以来,浙江省出现民企资金链断裂、老板跑路现象,尤为严重的是,互保现象在萧山区企业中普遍存在,一家企业的资金链断裂往往危及互保链中的多家企业。

当地企业人士介绍,风险企业主要集中在纺织化纤和钢结构两大行业。地方存在的巨大金融和经济风险,考验着地方司法机关的处断能力。

江苏省一名基层法院法官就曾公开撰文称,涉互保诉讼中,“法院在立案时一定要严格把握立案审查这一环节,对于可以暂缓立案的暂缓立案并做好法律释明”。

“立案登记制实行后,法院不能在立案环节‘堵住’棘手的互保类案件,一定程度上反而让地方保护主义危及司法公正的担心更多了”,一名熟悉涉互保类诉讼的律师说。

中铁建工提起的上诉理由中,有多处认为一审法院在诉讼程序和案件实体审判中存在不当。中铁建工在一审中提交了一份未经认证的外文函件证据,被法院不予认定。实际上,按照最高法院印发的《第二次全国涉外商事海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的规定,原告有权选择是否办理公证、认证。法院如认为确需办理,应当向当事人释明。

对于中铁建工这桩海外设计合同维权纠纷,却在考验着国内地方法院的司法判决能力。

资信等级证书

云南镀锌管

冷热冲击试验箱

香港重大疾病保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