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专访兰世立东星的陨落与抗争财经新闻

发布时间:2019-10-10 19:51:14 阅读: 来源:排线厂家

专访兰世立:东星的陨落与抗争_财经新闻

兰世立

当企业观察者们描述东星集团创始人兰世立时,他们总会文雅地将他比作古希腊神话里的伊卡洛斯:拥有斑斓绚烂的飞天美梦,却以蜜蜡粘成的翅膀迎着太阳,终究因为飞得太高阳光融化了封蜡,猝然摔入万顷碧波。

2月17日下午,在被兰世立称作 伤心之地 的武汉市,这位前湖北首富接受凤凰财经独家专访,这亦是他出狱后首度直面媒体。对于经历过的少年得志与起伏半生,他三次讲了这样一个故事自喻:在狱中服刑时,我常问抢劫杀人犯为什么抢完了还要杀死受害者,而他们的回答都是 如果不杀死他,迟早他要出来指正我。

在兰世立看来,他就是那个遭抢劫后还要被杀害的 倒霉蛋 。面对凤凰财经的镜头,他详述东星危机的来龙去脉、与融众集团董事长谢小青及前武汉市副市长袁善腊的恩怨私仇;出狱后,他总结自身遭难原因即是没有强硬抗争,然而,他又毫不讳言民企的成功需要政府的帮助。

两日后,东星集团与融众集团间的东盛地产诉讼案将在湖北省高院开庭,这一资产的归属将极大关系东星及兰世立的未来走向。在此之前,凤凰财经试图还原东星案,以为民企发展中的官商关系与权利维护提供样本。

东星陨落:死于 骗局 还是膨胀?

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再创业大本营不会放在武汉,看着就伤感。 兰世立告诉凤凰财经,斩金截铁。

武汉洪山广场,一间城市时尚酒店的普通标间里,为准备即将到来的开庭日,兰世立已在此入住数天。为了争取到一个稍微宽敞的采访间,兰世立不得不亲自与酒店前台协调,上下奔走。当凤凰财经询问东星集团数位职员公司总部地址时,他们会尴尬一笑,不便作答。

如今的东星集团已让兰世立不得不精打细算。目前该集团实际掌握的资产仅有湖北钟祥旅游景区经营权,而这一资产在近年的营收也只有400万元左右。

时间回到2004年,彼时国内航空业最耀眼之星当属东星航空。当年6月,兰世立以1.8亿元首付签下20架飞机租赁大单,价值120亿元,东星航空获准成立,成为中国第一批共四家民营航空公司之一。

进入航空领域后,和我打交道的都是波音空客、花旗汇丰、高盛,见面都是跟英国首相、法国总统、西班牙国王,当时东星最多是在湖北省或者全国还算是一个小有成就的企业,航空让我们冲到了国际舞台。 谈及当年的东星航空,兰世立荣耀依旧, 所以,从事航空我不但不后悔,甚至觉得很骄傲和自豪,到今天我还是这么认为。

然而,航空业务给东星集团带来的风光无限仅维持不到两年。2008年,蔓延开来的金融危机让东星航空成本大增,庞大的资金需求让兰世立焦头烂额。

航油在2007到2008年涨了100%,从74美元一桶升到了174美元,而中国的航油当时从每吨接近四千涨到八千多至九千了,更糟糕的是,2008年2月份南方雪灾,我们大量飞机在广州,接着就是广东、广西的水灾,还有一个在2月份是海南的霍乱,我们当时有一半的运量在海南,接下来就是汶川地震,影响非常大。

困境如此,但在兰世立看来,这些原因还不足以拖垮东星集团。他表示,东星集团旗下的资产中,除了东星航空之外,另一处主要资产为东盛地产,核心项目为光谷中心花园。 按照当时的市价计算值16亿元左右 。 兰世立告诉凤凰财经,能让东星航空缓过劲来所需的资金 只需要几个亿 。

然而,对于为何不能以出售地产项目获资,兰世立称是由于当时相关政府部门强行介入,不允许东星将房产项目降价出售。 其实在2008年年初的时候,我们也做了选择,比如房地产可以低价出售,但是全中国就是我们第一个降价,由于地方政府强行介入不让我们降价,最后导致我们这个措施也不能实施。

对于此,融众谢小青曾在一次采访中对此却做了另一番解释,是由于此时东盛地产公司的股权有的已经被质押出去,有的已经被法院冻结,此外,主体项目官司缠身,一房多卖引发的官司就有200多起。

对于未能通过银行贷款融资,兰世立则表示是由于银行贷款周期过长。但对此,一个值得提及的事件为 农行事件 。2005年底,东盛地产曾向农行武汉江南支行贷款1个亿,抵押物为光谷花园土地使用权及在建工程11万平方米,协议约定,光谷项目卖楼要在农行做按揭贷款。然而,按照农行涉事人对外说法,东星并未履行这一协定。而这亦被认为是东星通过银行融资渠道被堵住的原因。

谁骗了谁?

数亿元流动资金的短缺让兰世立在此时结识了融众集团谢小青。兰世立坚信,让东星步步滑入深渊的正是这场悄悄接近的 骗局 。同样,在谢小青眼里,兰世立同样是一个 坏人、骗子 。

兰世立向凤凰财经强调,当时正是由时任武汉市常务副市长袁善腊居中介绍,他与以典当为主营业务的湖北融众集团董事长谢小青结识。

2008年1月21日,东星与融众签订借款合同。兰世立向凤凰财经确认,融众先后借款1000万元、5000万元和1500万元,款项被用到东星航空业务上。而其中5000万款项的来源让兰世立认为已经陷入了 骗局 ,其称这笔资金正是由袁善腊主管的武汉市经济开发区财政款项转借给融众。

兰世立告诉凤凰财经,此次借款实际上并不算是合法的,因为当时1.5倍的回报实际上已经超过银行利息四倍,已经算是 高利贷 ,并不受法律保护。

也正是此次借款,兰世立与谢小青之间的开始产生矛盾。按照谢小青2012年接受采访时对此表示,其与兰世立签订的此次借款协定约定款项必须用于相关的地产项目,但实际上兰世立用到了航空业务,他感觉被骗,于是他在当年4月与兰世立签订东盛地产的委托经营合同。

2008年7月7日,兰世立与融众签订关于东盛地产的《股权转让协议》,约定东盛房地产股权以3.15亿元转让给融众。在兰世立看来,这个案子实质上是一个民间借贷行为, 我们当初以我们价值16亿元的房地产项目来向他们借款,双方约定是借款3个亿。 之所以产生0.15亿元的尾数也正是因为当时高利贷惯常要求直接收0.5%的利息加到本金里去。

双方争论的焦点在于,这份股权转让究竟是一份伪装成股权转让的借贷行为,还是一份真实的股权转让?

我们在第一份合同里面专门约定了,就是以股权作为抵押,一旦还款以后返还,第二份股权转卖协议也很明确约定了这一点,但是最后的结果是他事实上是想骗取巨额资产。 谈及此处,兰世立爽朗大笑, 因为这个诱惑太大了,当时是价值16亿的资产,今天可能有30多亿资产。

然而,融众却不这么认为。15日后,一份《工商登记变更》出现,东盛地产主人已变为融众集团。兰世立告诉凤凰财经,此份协议签名是伪造的,目前他已报案并获工商局正式立案。

东盛地产易手,兰世立再次试图以这笔资金救活东星航空。然而,融众在支付了8550万元款项后即拒绝支付余款,谢小青表示,他们突然发现东盛地产的股权已经被质押或冻结。

现金流的突然中断让兰世立救活东星航空的最后稻草落空。时至今日,兰世立回忆此事依然认为,如果融众按约借这笔款项,东星依然可以渡过难关。 如果3.15亿元确实借给我了,我没有还,愿赌服输,东西就是你的。

兰世立称,对于两日后的开庭,他希望的判决结果是 物归原主 , 公正的判决就是你的八千万我还给你,资产还给我。

谁的东星航空?

回到2010年,彼时的兰世立对于东星航空已经寄希望于重组。而此时,兰世立发现,此时的东星航空的控制权已是力不从心,来自袁善腊所代表的武汉市政府成为推动东星航空的真正主导者。

按照兰世立向凤凰财经描述,在2008年12月底开始,谢小青就向其引荐中国航空集团。

在兰世立看来,融众集团谢小青拉来中航集团重组东星也并非毫无缘由。融众集团控股方为金邦控股公司,他表示金邦集团此时担任董事长的王军此前曾在中信集团担任董事长,而王军的接任者为孔丹,孔丹的弟弟孔栋则是中航集团的总经理。

凤凰财经未能发现有证据表明上述关系成为谢小青引荐中航入局的原因,亦未取得谢小青对于此事的评论。

兰世立表示,对于央企中航其提出的报价是由中航以8到10亿元参股30%左右。但中航开价1.4亿元控股100%,而且要求这笔资金必须用到偿还债务以及遣散员工。

对于此,武汉市民航办负责人周智余曾对外解释称,这是由于他们发现在东星航空股权已被抵押殆尽:由东星集团占40%的股份,已由农行冻结;原来东盛地产公司所占32.7%的股份,因为官司未了被法院查封;东星国旅所占20%的股份,抵押给了郑州机场;剩余7.3%的股份也已经抵押给了融众。

重组推进到此时,袁善腊所代表的武汉市政府扮演起了那个强势的推动者,他们认定东星航空必须由中航来完成重组,以致于最后发展为不断监禁甚至拘押兰世立本人。

公安局的行政处在一周之内以4种不同的罪名抓了我4次,就抓了放抓了放。 兰世立笑称,正是因为此事,他开始考虑人身安全,并尝试通过珠海海关出警,而武汉警方以逃避追缴欠税将其拘捕。

回到武汉就在一个宾馆里面被监视,非法囚禁了6个月,这6个月不停的折磨我,就逼着我签字,我不同意,几次病危,事实上最后把身体功能搞紊乱了。 兰世立称。

对于袁善腊之所以强力推动中航重组东星航空,兰世立称是因为谢小青给前者讲述了一个 美好的童话 :由中航重组将在武汉投资50亿到100亿,建国航华中基地,同时放50架到100架飞机,把武汉建成一个航空区,更重要的是开通武汉到巴黎武汉到伦敦武汉到纽约的直航航班,使的武汉成为国际化城市加快步伐。

现在看看,一个都没有实现。 兰世立冷笑道。

2009年3月14日,深感个人安危得不到保证的兰世立试图从珠海出关时被警方扣留。当晚,创立仅5年的东星航空被令停飞。2009年8月26日,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最终裁定,东星航空公司破产。

狱中的思考者

出狱后的兰世立很快熟悉了一切可以使用的 自媒体 传播渠道。在他组建的QQ群里截止目前已经有接近1600名活跃的讨论者。在他的个人微博中有27.5万名真实粉丝,微信则千呼百应。

对于4年牢狱,兰世立认为这会是他 人生的财富 。在接受凤凰财经的专访中,兰世立表现出了难以置信的乐观与自信。他骄傲地告知记者,在狱中其写作的400多万文字目前已经出版成书,剩余的也将陆陆续续出版。

我们意识到挫折对自己是个好事,至少未来在防范风险,在选择合作对象有一个充分的认识,或者说这一段失败不但没有改变我,甚至让我愈挫愈勇,我觉得是会可能比过去变得更坚强一些,更全面一些,有更好的心态,其实那段经历我觉得对人生没有什么坏处。

对于东星航空、目前的东星集团,他坚称自己的管理并无大问题。 我在经营管理上这么多年来,事实上没有失败过,包括到现在如果他不对我采取流氓手段,把我关起来的话,我相信我是会成功,会更成功。

我出来以后,很多人都问我,那么如果让你重新选择你还会做航空吗,我是告诉你,不但会做,还可能按原来的方法做。

显然,对于中国民营企业家而言,与政府的直接对抗或许从来没有像兰世立一样来得如此激烈而凶悍。

当被问及经历在以后将如何处理与政府之间的关系时,兰世立依然保持了强硬的姿态。他执着地认为自己之所以能够扭转局面是因为东星发起了激烈的反抗。 妥协的结果他就变本加厉,又把我关起来,又判刑,反过来我们正是因为坚强去面对主动出击,反过来对我们更有利。

如果真正的采取强硬态度可能不是这个结果,你想象一下如果在他对我采取措施,把事情公布给大家,后面可能就没有事了,还是因为采取了一个中庸的,折中的道路去忍隐和去忍受,反过来导致这个结果。

对于未来的计划,其用八个字概括:重振东星,超越过去。 其实在出来的时候我有一个选择,比如说我可以选择退休,什么事都不干,生活是不愁的,我不管怎么样,不要说下半辈子同样过得很舒适。

很多支持我的朋友就有一句话,如果你变了,你不是过去兰世立了,我们没法支持你,我不知道你变成什么样子了,我们认识的是过去的兰世立,你只有是原来那个样子我们才能看得到你,才能认识你才能支持你。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就是说我不会因为环境改变自己,过去的环境也好,现在的环境,未来的环境,也不因为某些人来改变自己,所以我还是过去的兰世立。 兰世立如此给自己总结。(采访:权静刘利平文字:刘利平)

安提瓜移民

圣基茨投资移民

美国EB-5移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