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参与式有机认证能走多远金盏菊

发布时间:2020-10-19 05:10:51 阅读: 来源:排线厂家

参与式有机认证能走多远

编者按:最严“有机”新规在本月开始全面推行,然而国家认证体系之外,一种“靠有机方式种植”,消费者与生产者合作的农产品生产销售模式也正在城市兴起。在北京,活力有机菜园、小毛驴市民农园、有机农夫市集成为了这种模式的代表。尽管它们受到了一些市民的追捧,不过,还是有人会发出疑问:有机理念是否等于有机菜?有机方式种出来的食物就一定好吗?

每到周末,总有一些换下光鲜职业装的“70后”、“80后”回归昔日传统,提着环保购物袋,为了买些新鲜健康的瓜果蔬菜而不辞辛苦地去“赶集”。“鸡蛋好吃,何必要认识下蛋的那只鸡呢?”但消费者越来越不认这个理儿,非要跟食物的生产者来个“亲密接触”,亲身了解食物的来源。

生产者凭良心生产,消费者靠信任埋单,提供平台的这个市集,叫“北京有机农夫市集”。

找蚂蚁、看蚯蚓——消费者随时可到农庄察看

“我们所做的就是在从事有机农业的农户与消费者之间搭建一座桥梁。既能够帮助消费者找到安全、放心的产品,也帮助农户们拓宽了市场渠道,鼓励更多农户从事有机农业。”北京有机农夫市集的组织者常天乐解释说,市集支持的大部分农户规模太小,不适合甚至也不可能得到有机认证,所以需要类似的“参与式保障体系”的机制来监督和支持他们,也可以通俗地理解为消费者参与式“认证”,尽管并不能够颁发真的证书,却能通过建立信任和口碑起到类似的效果。

自2010年9月创建以来,“北京有机农夫市集”已举办了近60次市集,从刚开始时的每月1次,到如今至少每周1次,从刚开始稀稀落落的一两百名顾客,到如今的两三千名顾客,平均每次销售额15万元,市集逐渐有了名气和影响力,也有了自己固定的消费群。

7月的一个周末,北京市崇文门新世界女子百货的一层市集现场,记者看到300平方米左右的场地摆满了30余个摊位,各种新鲜蔬菜、牛奶、鸡蛋等都颇受消费者欢迎,很多品种在开集后不久就告罄,市集现场还有10余个志愿者帮忙布展、进出货,随时回应消费者的问题。

一位“80后”女孩是第一次来到市集,从未赶过集的她见到如此热闹的场景变得兴奋起来,不一会儿就买了一袋油麦菜、一盒豆腐、一些西红柿……花了一百余元。第二天,她在电话中告诉记者:“像我这样厨艺不好的人都把饭菜做出了香味儿,虽然贵了点,但以后还想去买!”

“生意再好,我们也不会向农户收费,不能破坏这种农户、市集、消费者之间宝贵的互助关系。”在常天乐看来,信任是市集的“灵魂”,“消费者与食品的生产者面对面,听他们讲述农场的故事,品尝食物,从彼此陌生变成老朋友。而如果这种信任因为一次作假受到了质疑,那你不仅会失去客户,还会失去朋友。”

“乐活村”生产的散养鸡、鸡蛋、玫瑰纯露等在市集上都颇受欢迎。问及是否有有机认证,负责人张珊珊表示,“认证只是一种形式,生产出健康安全的产品才是我们的目的。”她坦言自己的产品并未达到有机标准,例如鸡必须要吃有机粮食才能符合要求,但是有机玉米要十块钱一斤,让农场难以承受。“我们不说自己的产品是有机的,但是不会有任何添加剂,同样健康安全,消费者可以来农场查看,也能随时和我们交流。”

孟令利是个“较真儿”的消费者。长期关注“三农”问题的他几乎把所有业余时间都放到了农场考察上。“我不怕耽误时间,我可以花3个小时去趟密云,就是为了自己能亲眼把他们怎么种菜看明白!”

“农户的一颗心,市集的一面旗,志愿者的一团火,消费者的一片情”,这是孟令利对此种“参与式保障体系”的总结。

怎么能判断农场是否货真价实?几乎考察了所有农场的孟令利给出了建议:“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自己亲眼去看看农场周围的环境,看看土地上有没有蚂蚁、蚯蚓等昆虫。”

小众化消费、质量难把关——市集还在找自己的路

“北京有机农夫市集”创办近两年来,农户的数量并没有显著增加,目前只有30余家。据了解,若有农户要想进入市集,要先向组织者提出申请,由组织者对农户的生产状况和产品质量进行审核,得到批准后方能进入。评价的标准有5条,即认同有机理念,耕种过程不使用农药和化肥,散养为主,不喂含抗生素和激素的饲料;独立中小规模农户;公开透明,愿意和消费者沟通其生产方式和方法;合理规模,可持续发展和经营;具有合作精神,愿意和其他农户、消费者共同解决问题。

但是,也有人指出市集并不具有科学的检测手段,仅靠直观的实地考察很难对农产品质量有科学的评估。面对质疑,常天乐直言有机农夫市集的发展仍处于初期,“尽管我们呼吁消费者去拜访生产者,但目前来看消费者参与的随机性仍然很大,并且效率较高的农户之间互访制度还没有建立,缺乏及时的总结与反馈。”

“农药超标的农产品是否会随时混进农夫市集?如何对产品质量进行把关?”针对这些市集监管的问题,常天乐坦言若有农户的生产方式不合规定,组织者很难进行有效监督,消费者也不具备有效监督的能力。

制度和监管比“良心”更为可靠。在目前的市集管理模式上,谁也不敢打包票产品都是合格的。常天乐表示未来市集内会设立质量检测装置,并且正在逐步完善其组织结构,“我们尝试筹建一个由生产者代表、消费者代表、有公信力的学者和专家、从事相关工作的社会团体和研究机构等共同组成的咨询委员会和管理委员会,指导和监督市集的工作。”

当前,摆在市集前方的路仍然很不明朗,消费者比较小众,市集地点需要“打游击”般换来换去,全职人员只有4名不拿工资的志愿者。“有需求就有市场,我们认为这是一件好事,若政府能够参与进来,并进行监管,市集未来的发展空间仍然很大。”常天乐和同事表示,在信任缺失的大环境下,市集希望大家能够通过这种交流,重新建立信任。生产者能够得到一个合理的回报,消费者也能用合理的价格买到健康、放心的食品。

卵巢早衰医院有哪些

天津白癜风医院排名

上海治心脑血管哪家好

盐城的地址电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