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关于造假方面古人说第一没人说第二请不要低估古人的想象力

发布时间:2021-02-03 11:18:48 阅读: 来源:排线厂家

关于造假方面,古人说第一没人说第二,请不要低估古人的想象力

每年到了3月15日,假冒伪劣产品都会成为全国热议的焦点,大伙纷纷交流过去上过什么当,未来要小心上什么当。

至于古代有没有假货?肯定是有的,比如那些走街串巷的江湖郎中,行走江湖卖大力丸的,难免就在自己的药里兑水,或者根本就不是药。

但我猜,古代虽然有假货,但应该没有现在多。一个是技术水平的限制,假货难以成规模生产;再一个是古时候户籍制度管理得比较严格,你要是想搬到外地或者旅游什么的还要官府开出路引,大多数人都是在一个地方呆上一辈子,如果你做生意用假货坑害乡里乡亲的,名声臭了大街,生意也就做不下去了。

但除了东西之外,古代的人也能造假。

那时候没有照相技术,更没有指纹采集,一个陌生人到你面前,他说他是谁,那就是谁,你总不至于为了验明正身特意条长路远地去他家乡求证。

其实,在照相技术还不发达的时候,给人造假也有很大的可能性。比如据说1937年的时候,侵华日军曾经发布过毛泽东和朱德的通缉令,通缉令上是这样的:

而毛泽东和朱德现实中是长这样的:

这尼玛,能抓到人都见了鬼了!

能照相的时候都这样,不能的时候更不用说了,古代冒名顶替的重灾区当属科举。

科举是封建时代选拔人才的最主要方式,所以统治者对其也十分重视,每朝每代出现科场舞弊案,都要杀个人头滚滚落地才罢手。但在考试时,对赶考举子的身份验证是个大问题,只能用一些比较笼统的词语,比如身高七尺五寸,没胡子,公鸭嗓等等,这就给了雇佣枪手很大的发挥空间。

虽然法律严厉,但“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诱惑实在太大,所以从有科举开始,直到大清灭亡,几乎每次考试都会有那么几个富贵险中求的主儿。

真人造假除了能换来功名富贵,还可以骗婚。

北宋时期有个诗人加官员,名叫祖无择,28岁首次科考就中了探花,全国第三!

这人仕途比较平坦,诗文水平也不错,和当时的欧阳修、司马光、梅尧臣等大v网红谈笑风生,虽然现在知道他的不多,但放当时肯定也算个二线明星。

但幸福的人生总是相似的,不幸的人生各有各的不幸。祖无择虽然仕途通畅,诗词歌赋信手拈来,但情路比较坎坷,他和原配夫人感情不错,但没过几年,原配夫人就因病去世了。

等祖无择打算续弦的时候,他已经48岁了,古人寿命短,所以老祖已经算是不折不扣的老年人了。他看上了一个姓徐人家的姑娘,就托媒人去说媒,但是徐姑娘长得如花似玉,徐老爹琢磨着:这祖大人背景才学没问题,但毕竟是个二婚老头,我姑娘嫁她已经够亏了,他要是长得太丑可不行。

但问题是祖无择确实很丑。

媒人回来如实相告,老祖犯了难,其实凭借他的地位,要是换一家也可能能成,但可能对徐姑娘是真爱,老祖想出了一个特不伦不类的点子。

不就是嫌我丑吗?我给你找个帅的不就行了。

祖无择找到了他的同事——比他小十岁的冯京。冯京是当时闻名遐迩的大帅比,而且还是连中三元,状元及第,据说当初进京赶考的时候,就凭借两样东西轰动了大宋的网络——文章和颜值。

老祖当然不能跟冯京说他要利用冯京的颜值骗婚,毕竟大家都是体面人,要是说了,一是冯京不能答应,二是传出去祖无择老脸就丢尽了。于是他请冯京帮个忙:某月某日某时,你在某条路上骑马跑过去。

冯京觉得这个要求莫名其妙,但毕竟同殿称臣,也不好驳了老祖的面子,也就答应了。祖无择要他经过的那条路,就是徐姑娘的家门口。

冯京按决定的时间出现在了约定的地点,这时候与祖无择串通好的媒人跟徐家说:祖大人来了。徐家人一听,赶紧向外观看,一看不打紧,徐姑娘的两眼立刻变成了心形,嚯!这不是吴彦祖+张震+张国荣+陈冠希+黄渤(划掉)吗?

徐家二话不说,立刻同意了这门亲事。

然后在结婚那天,徐姑娘喜滋滋地等着见老公,然后祖无择出场了,徐姑娘心中我累个大草……

按理说,宋朝比较保守,已经进行了婚礼,那女方就是男方的人,再也不能反悔了,不过徐姑娘可不是一般人,她觉得“没有爱情的婚姻是注定不幸的”,一哭二闹三上吊,非要离婚不可。

祖无择怕徐姑娘闹大了,再去告他,只能同意离婚。骗婚这事也成为了一代名臣的黑料。

造假可以骗婚,但如果你本来是真的,别人就说你是假的,你又没法证明,那就更百口莫辩了。

海瑞是明朝历史上,乃至中国古代史上的一朵奇葩(无贬义),这人对法律和道德的要求苛刻到了有些变态的程度,不过他和那些“马列刺刀尖朝外”的人不同,不但对他人要求严格,对自己更加苛刻。

在淳安县担任知县的时候,他就花工资收入,要知道明朝的公务员收入是非常低的,如果一个官员就靠工资活着,那基本就是挣扎在温饱的边缘了,所以海瑞连菜都买不起,只能在衙门后院自己种地。

有一次他母亲过生日,海瑞破天荒的买了二斤猪肉,立刻成了当时的微博热门。

有一天,胡宗宪的儿子来到了淳安县。胡宗宪何许人也?是和戚继光一起平息倭寇的牛人,当时风光无限,官拜江浙总督,他的儿子正在全国旅游,追寻诗和远方,路过了淳安县。

在别的地方,当地官员一听胡总督的儿子到访,那立刻出城相迎,好吃好喝好招待不说,走的时候还金银财宝大笔大笔的相赠。

毕竟胡总督的势力在那,要是把胡公子打点好了,哪天胡宗宪提携一下,那可就是老太太摸电门——抖起来了。

所以胡公子这一路上蹭吃蹭喝,还没少收钱,不过他也心安理得:倭寇都是我爹顶着的,吃点拿点怎么了?他正高兴的时候,遭遇了海瑞。

海瑞自己这么清廉,当然也不会要求下属有灰色收入,所以淳安县的驿站,也就是招待所,自然也没什么招待费用。胡公子在驿站住下后,在开饭的时候只见了几个素菜,他以为是前菜,吃几口之后等着大菜往上端呢,但左等也不来,右等也不来。

胡公子急了,问:硬菜呢?怎么还不来?驿卒苦笑一下:就这些菜,现在驿站里最硬的也就是砖头了,您总不能吃那个吧。

胡公子一听,我一路走来,哪个不把我当爷似的伺候着?你们淳安县就给我吃这个?把这驿卒给我吊起来打!

驿卒被打得鼻青脸肿,回去报告了海瑞,海瑞一听,这还了得?你这顿饭比我平时吃得好多了,这你还不满足,甭管你是哪家公子,给我抓起来,打!

胡公子哪受过这个?挨了揍之后,立刻找他爹告状,胡宗宪听说之后很生气,不过他很快收到了海瑞的一封信。

海瑞虽然刚直,可也一点都不傻,他知道自己这次闯了大祸,要是胡宗宪真想要报复,自己就得吃不了兜着走,于是海瑞体现出了自己的智慧和情商,给胡总督写了一封信。

这封信的大概内容就是:前几天有个坏小子冒充说是您的儿子,来我们淳安县吃拿卡要,我一琢磨就不对劲,您胡总督是什么人?国之栋梁,经天纬地之才,怎么能培养出这么没素质的儿子?

我琢磨着跟您说一声,那来不及了,而且这一来一回的,这孙子继续这么骗下去,得多败坏您的名声啊?所以我就当机立断,立刻把他拿下,狠揍了一顿,让他再装胡总督儿子!

就这种败坏您名声,冒名顶替的货,来一次我打一次,您也甭谢我,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胡公子看完这信之后,一拍脑袋:我成替身了。

胡宗宪看完信之后,哭笑不得,替儿子出气吧?就等于承认纵容儿子吃拿卡要,自己名声完了。而且他又想想海瑞那脾气(后来连皇上都敢骂的主儿),也只能暗气暗憋,吃个哑巴亏了。

从这几个故事能看出来,在古代冒名顶替是个难度不大的事,哪怕你是真的,如果大家都说你是假的,也是黄泥掉到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这些还是历史上有记载的,没有记载的不知道有多少人冤沉海底了。

现在普通人想要冒充他人的难度已经大大提升,甚至势必登天还难。但依然也有“冒名顶替上大学”这样的事件出现,还有不少人假装萌妹子在网上诈骗他人钱财,以及大型考试替考等等,总有人会在利益的驱使下,绞尽脑汁去利用人性的弱点招摇撞骗。

所以尽管科技再进步,身份证的防伪技术再高,骗子们也会想尽办法寻找漏洞,大家仍需擦亮双眼,商品造假很可恨,真人造假也不能不防。

万和壁挂炉怎么烧不暖

电热水器报警怎么回事

为什么洗衣机不进水

相关阅读